当前位置:赣州招聘网_赣州人才网健康车祸nbsp;找回不翼而飞的手臂
车祸nbsp;找回不翼而飞的手臂
2023-01-12

现在日子好过了,生活不错了,我们每天奔波忙碌为的是什么呢?决不仅仅是身上衣裳口中食了,估计车和房子也是大家梦想的一个目标。说起选车,您首先要考虑一下,自己腰包的银子能买一个什么样的车,然后再考虑它的驾驶性能怎么样,车的款式怎么样,耗油多不多等一系列的问题,但我觉得最关键的是安全性能。

许多广告节目都给我们介绍过汽车碰撞试验,就是要看一看当车发生突发情况时,尤其是当两辆车剧烈发生碰撞的时候,这个车本身能不能给它的驾乘人员提供非常好的一个安全保护。碰撞试验是很多汽车厂商在新车投放市场之前必须要经过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过程,而且通过这个过程我们才知道车设计得合理不合理,它的安全带、它的气囊配置得好不好,这是我们买车的一个非常重要的标准。

我们国家的汽车保有量是在逐年增加,但是相对于世界而言并不是特别多,可是我们因为汽车的安全事故造成的损失却是全球数一数二的,这个问题就不得不让我们考虑了,在我们这里怎么车祸这么频繁呢?今天我们也不考虑这个问题的缘由,我们单从一个车祸说起。

这天晚上,在咸宁办完事的田雨驾驶着自己的汽车,乘着夜色向武汉方向行驶。近日武汉的天气非常热,38℃左右的气温持续了近20天。时间快到晚上12点钟了,田雨感到凉爽了一点,所以把车窗摇了下来,他感受着窗外的夜风,同时手也自然地搁在车窗上。

田雨走的路属于107国道,一般的路上都可以并排走4台车,路挺宽的,所以跑起来也比较舒服,但是天黑了以后视线比较差。田雨不敢开得太快,他把时速控制在60千米左右。

走到一个略微有点转弯的地方,田雨刚刚一转弯过去,就发现有个灯光照到他的车上来了,这个车来得速度很快,几乎就是跟他迎面撞上了。田雨来不及细想,使劲往右打了一下方向盘,然后他用左手打方向盘回轮,却发现车没有回过来,他一看,自己的左胳膊已经没了。田雨头脑一片空白。

肇事汽车减了一下速,立刻就跑了。田雨赶忙用另一只手操纵挡位和方向盘,在离出事地点几十米的地方把车靠路边停了下来。他把车灯和驾驶室的灯光全部打开,以引起过往车辆的注意。

田雨赶紧拨打110、120、122等报警和急救电话。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因为网络的原因,田雨的电话始终没有打通。他想给朋友打电话,但也说不清楚出事地点,他十分着急。断臂处在流血,田雨想到了止血,但寻遍车内也找不到结扎止血的东西。看到血不住地往下流,他立即采取了一个行动,那就是拦车。

也许是荒郊野外,过路的车看到他,并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田雨用右手掐着左肩膀那儿——他不敢掐伤口,怕那儿有什么感染。随着血往下面滴,他感觉自己那个胳膊断的地方又发木,又发麻,又发疼,同时头脑也越来越有点木了,越来越不是像当初那么清醒。他不知道这种自救方法能够坚持多久,他担心自己一下子躺下去或者睡下去,那就没办法了。一丝恐惧向他袭来。

连续拦截几辆过路的车都没有停,田雨做出了一个大胆的决定。他干脆直接就站在道中间,把道给堵死——“拦不到也是死,拦得到我就有救了。”

田雨拦到了一辆车,要说这个司机人心也是非常好的,看到浑身是血的田雨,二话没说就把他送到车上,然后把他送到了附近的咸宁市咸安区横沟卫生院。值班医生看到田雨的情况后十分震惊:田雨的左上肢肩关节以下仅剩几厘米,伤口还在流血,整个左半身都被鲜血染透了。骨头露在外面,血管还在冒血。

意识到病人情况紧急,值班医生首先为田雨进行了止血。

卫生院的主治医师李文俊得知田雨断下的胳膊还在公路上,马上联系了交警,希望交警能帮忙,尽快地把胳膊找回来。

由于天黑,寻找断肢十分困难。但幸运的是,交警意外地在距离出事地点近百米公路中间的隔离带上发现了丢失的那个手臂。

卫生院的医务人员用塑料袋把掉下来的手臂包起来,然后用纸盒装好。与武汉一家医院联系后,急忙护送田雨到那里。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的医护人员接到求助电话以后,立刻组织相关专家到抢救室等候,同时也派出了抢救车,与护送田雨来的车会合,以便协助抢救。

·小链接·

受伤后镇静很重要

武汉大学中南医院急诊中心主任赵炎说,给两个动物做同样的创伤,然后再去量它们的血压,开始两个动物的血压都是一样的,然后我们把一只动物给麻醉了,也就是说昏迷过去了,让它睡过去了,这只动物的血压马上下降了。另外一只清醒的动物,它的血压没变,所以说人的清醒和不清醒,在受伤情况下,对血压的维持是很重要的。

急诊中心会同多科医生对田雨进行了迅速、全面的检查,排除其他的比较致命的创伤。医生们看到,由于田雨肢体离断以后造成的大出血,他已经有失血性休克的表现,他们认为,在抢救生命的同时也要充分考虑肢体有没有再植条件。

对于田雨来说,时间就意味着生命,另外一个意思,时间就意味着他的断肢再植后成活的可能性和功能如何,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大家知道,夏天普通的肉放上五六个小时,就有异味或者是有气味,也就意味着是变质。那么对一个断肢来说,如果时间太长的话,你即使把它再植成活,成功,它的功能也会发生严重的障碍。

医生们分成两组,一组抢救患者,另外一组处理离断的肢体。但是一个意外的情况使他们非常为难!因为田雨肢体的远端还有损伤,还有骨折,这种病人是很少见的。

针对田雨的断肢现状,医生们决定将受伤破碎骨骼截短一些。武汉大学中南医院骨科主任蔡林分析:如果骨骼不缩短的话,它是没办法接上去的。他是一个挫裂伤,他的神经血管,特别是血管都要经过适当的修剪,修剪到正常的血管的时候,才进行吻合,才可以保证他的血管的通畅。如果在一个创伤、有损伤的血管上进行缝合,它会很快地出现栓塞,造成术后失败。

医生们在对田雨的骨骼进行适当缩减以后,又在显微镜下,把血管、神经细致地缝合在一起。血管夹放开了,血液轰的一下子通过了吻合口,肢体远端逐渐变得红润起来。脉搏也开始有搏动了,再植的断肢有了存活的希望。

7个小时以后,终于结束了田雨的手术,但医生们非常清楚,由于断肢缺血时间太长,如果断肢不能成活,会导致毒素回流,田雨仍在危险当中。

接下来的日子,医护人员采取各种预防感染等措施,随时观察田雨的病情变化,他的伤势也一天天好起来。

田雨失而复得的手臂给了我们很多的启示,说到底田雨能够拣回这个胳膊保住这个胳膊,那肯定是跟汽车安全性能好是分不开的,但同时我觉得田雨的一些做法也是值得我们深思,比如说人家开车速度不是很快,受伤以后能保持镇静,想办法自救。不过在这里还是要提醒大家开车时候千万小心,为什么这么说呢?大家想一想,其实我们人在进化了这么多年之后,产生了现代人这个形状,我们这个外形、我们大脑处理事务这个能力,实际上我们这个身体系统并不适合开车,我们适合什么呢?大踏步的走路,手里拎根棍子去打猎,而不是开一个方向盘,一个铁疙瘩,实际上我们整个操作系统并不允许我们完成如此复杂的工作,因此说开车本身就是一个极具危险的行为,在这个过程当中如果我们不注意交通规则,不注意对自身的保护,不注意一些驾驶习惯的养成,那么危险肯定就会从天而降。所以在这里再次提醒大家,开车的时候一定遵守各种法规,当您疲劳的时候就休息一下,尤其是夜里跑高速,能不开就不开,一切都是为了安全。

(责任编辑:zxwq)